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曾经沧海的博客

海纳百川在其博大从容,生活淡定在其阅尽人生百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正歧国游历记  

2013-06-04 16:42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前日去古玩市场,偶见一残书,详述唐敖等人在正歧国的游历,独自成篇。然怪异之处却在于这段游历在所有已版的《镜花缘》中根本没有提及。啧啧称奇之余,特简化通俗地整理了以馈赠读者。

话说唐敖离了轩辕国,船行海上一路风顺倒也惬意。这日,唐敖正在甲板上陶醉于极目远天,忽见乌云迅疾而来,黑压压遮天蔽日。一旁林之洋道声不好赶忙去召集船夫。不一时狂风果然呼啸而至,海面顿时开了锅一样白花飞溅。唐敖哪里见得如此世面,只觉胸中气短,胃中翻江倒海,头炸欲裂,便赶忙摇晃回到舱里一头躺下,真正生死不顾了。

不知颠簸了几天几夜,唐敖昏睡中忽听得船上一阵阵欢呼,睁开眼,感觉船已平稳,便洗漱了抖擞精神到甲板。顺着船夫雀跃的方向一看,不远处一座岛屿耸立在平静的海面上十分地壮观。这岛屿此刻披着万丈霞光,弥漫着祥瑞之气,一眼便觉得这是块风水宝地,一定会藏龙卧虎人才辈出。不仅唐敖暗自喝彩,便连船夫们也都一个个心醉神迷地兴奋不已。不过,唐敖于这祥瑞之气中却隐隐觉出些邪魅味道,他有些纳闷,并不知道其实这一路自己机缘凑巧吃了肉芝、朱草等奇珍异果已有了成仙的根基,自然异于常人。

唐敖见多九公在一旁观望,便请教道:“九公,可知对面是个什么去处?”多九公道:“此岛老夫从未见过,不过看这辉煌、祥和的气势恐怕就是传说中的正歧国吧。如是,倒真的值得一去,那里不仅奇闻怪事多多,且能大大发一笔横财的,呵呵!”林之洋听说,更是禁不住喜上眉梢。

正说话间,一叶官船向他们驶来。林之洋赶紧让船夫放了舷梯,不多时上来三人,走在前头的一位戴着官帽,胖胖的,显然是头儿。林之洋紧走两步上前作揖,那头儿却是傲慢得很,直接问:“你们从何而来?为何未经允许擅自闯入本邦地界?”

林之洋道:“大人,我们从中原而来,前些日突遭暴风吹刮至此,未及申报还请多多包涵。”

那胖官员听说他们来自天朝,神色稍缓,仍厉声道:“未经申报擅自闯入者一律罚款500两白银。”缓了一缓又问道:“你船所装何物?若以走私论处还要多多罚款!”

林之洋大吃一惊,央求道:“实是暴风刮来,若冒犯贵邦,我们马上离开就是,还请大人高抬贵手。”说着看了看胖官员的脸色,又道:“承蒙大人关照,鄙人还有好礼相赠!”

胖官员凛然正色道:“我们是最秉公执法的,杜绝任何受贿行为。念你等态度尚可,情有可原,交300两白银罚款就放你们回去吧!”
    林之洋接着道:“大人果然是菩萨心肠,为表谢意,这些人参、刺绣、奶粉还请大人笑纳。”

胖官员一愣,身后那俩跟随眼也放了光。林之洋不明所以,但还是让人呈上了礼物。胖官员叹道:“天朝人氏果然知书达理,既如此,本官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,显得小气。这样,罚款之事免提,且允许你们靠岸贸易三天。这礼物呢虽然不必,但唯独这奶粉我们就不客气了,这两位家中都还有嗷嗷待哺之幼儿,还请多赐些奶粉为好。”

林之洋见那俩随从在后侧连连点头,心道这奶粉又非啥稀罕物,价格也是极低的,且饶了这些个白银,多给几罐实在无所谓。所以赠了二十罐奶粉。

胖官员道声谢,和随从果然只拿了奶粉。临走给林之洋一个木牌,说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如果有人检查,你拿这个免检的牌子出示就可以了。”然后摇摇摆摆地回自己的船,并让林之洋的船跟着他们靠岸。

靠了岸,船夫们想到正歧国逛逛,但林之洋谨慎,道:“还是我和九公先上,探明情况后大家再去也不迟。”众人不语,唐敖一边急了:“舅兄忘了我不成?”林之洋和多九公哈哈大笑,三人便离了码头往集市繁华处行去。

缓步行进中发现街道十分地宽阔,道两边的商铺和民居十分地齐整,显见是新近所盖。街上行人不多,却到处可见一种怪物频繁穿梭,速度还挺快。这怪物两只眼睛很大,平平地生在额头,四蹄短而粗,背着开有窗户的大柜子,自由穿行,还不时地吼叫几声,嗡嗡的。这怪物很是聪明,遇狭窄处竟能自行停下排队等候,依次通行。唐敖见了很是稀罕,忙向一行人作揖请教,谁知那人张嘴所说的话唐敖他们一句都听不懂,便笑笑道声谢又继续往繁华处行进。唐敖问多九公:“九公,刚才这人所说的应该是自己的方言吧,我注意听了,街上之人所持语言都如此,怎么上船的官大人却说着我们标准的官话呢?”多九公不语,林之洋也甚觉奇怪。

正行走间,一阵风沙吹来迷了多九公的眼。多九公弯着腰仔细地揉着。唐敖奇怪,这好好的街道怎来如此大的沙土?往四周一看,许多的民夫正在对街道开肠破肚呢。还未等唐敖上前去探个究竟,只见一人迎面奔来对着唐敖下拜,口称:“大恩公在上,小人给您请安了!”唐敖一愣,端详着来人,并不认识。那人起身解释道:“恩公自然不认识小人,小人来自女儿国,当年多亏恩公指点,才使得我等百姓免受了洪水泛滥之苦啊!”说着,看了看林之洋,又道:“莫非,这就是当时新选的娘娘?”林之洋顿时满面羞红,唐敖和多九公也哈哈大笑起来。

唐敖问道:“既然河道已清理,大家可安居乐业,你到此处却作何营生?”那人道:“恩公没见那些民夫吗?都是从女儿国来的。恩公把河道治理好了,造福一方,却也使我等每年指着朝廷雇佣抗洪以生活的失去了营生,这才流落至此。”说着,眼见晌午了,便邀唐敖一行吃饭。林之洋忙道:“小弟初来乍到,正有些事情要请教,还是小弟请吧。”那人道:“虽然我来自女儿国,但来此处也有些日子了,抛开感谢恩公的话不说,小弟在此颇发了些财,所以还是由小弟做东略尽地主之谊吧。”唐敖等拗不过,只得听他安排去了一家酒店。

四人围坐定,边吃边聊。唐敖问:“你等在此挖什么宝贝?怎么挖到街道上面?”那人哈哈大笑,道:“我们开挖不是为了找宝贝,但只要挖了,所得不比得了宝贝少!”见唐敖等人不解的样子,继续道:“恩公有所不知,这正岐国淡水量不足,需要从深山里引入,因此把这引水的管子埋在地下。你说这管子不得经常地坏啊?所以就得经常地挖开、铺好,再挖!”多九公道:“这管子怎么也得用个两年三年的,怎么能年年坏呢?”那人道:“正常是这个理,可是其中有些个玄妙。这市面那么大,你可以今天挖挖这,明天挖挖那,轮番来,总在一个地方挖影响也不好。当然,如果钱缺得紧,同个地每月挖两三回也是有的。”

唐敖不解,问道:“开挖需要钱,怎么缺钱了反而多挖呢?这工程的钱不是衙门的吗?”那人道:“恩公有所不知,我等未到此地时早已有几帮专以此为生的。这开挖的工程给谁谁就挣钱,这是明摆的,衙门不缺钱这也是明摆的。所以拿这活就需要活动,打点好了官老爷,这样衙门付的银两可以多一点,结算时间也可以快一些。挖一次拿一次银两,您说这天下谁还能和钱有仇啊,所以有时候是官老爷主动要开挖,有时候是我等缺钱了,找官老爷看看到哪挖……”

唐敖听了沉吟不语,多九公却道:“这衙门也不傻,岂可这官老爷一人说了算?”那人道:“此是官场之道,等您老在此时间长了便也习惯了。”

林之洋摇摇头,见邻桌的食客不断地掏出小针点刺菜肴,很是不解,便问道:“小弟已见好几桌客人不断用针刺那盘中之菜,这是何意?还请不吝赐教。”那人呵呵笑道:“娘娘观察真细。这里有个缘故,还是慢慢告诉你吧。”

那人喝口酒,道:“初来之时小弟也很奇怪,问此地人,却神神秘秘地支吾不语。时间长了,我的好奇心越加强烈,特意设宴请了邻居。酒酣之余趁机讨教,邻居趁着酒兴才从怀间掏出一个小包,打开一看五颜六色的整齐排了十根针。挨个掏出跟我说,这白色的针是用来测地腐油的,倘若这白针刺入菜中取出后没有明显的珠状油滴附着,那么就不是用了地腐油。这红色的针是用来测不丹红的,倘有红辣椒、红萝卜等菜,刺一刺,如果颜色比针还红那一定是用了不丹红。这绿针是专门用来测菜中农药含量的,绿针刺后的颜色变得越淡说明这菜中的农药残留量越大。这蓝针是用来测假羊肉、假牛肉的,这黄针是专门测浓汤中是否有大麻的,这银针是用来测奶中是否有五毒齐安的……”

那人正欲往下说,唐敖打断了,问道:“兄台刚才提及奶中的五毒齐安是个什么东西?实不相瞒,小弟一直纳闷为何此地官员单单对奶粉非常渴求,经兄台刚才这么一提,才贸然打断,还请海涵。”

那人道:“这母乳实在是对婴儿最好的,但此地饮食着实不敢恭维,假货、毒货充斥其中,否则不会自带这些针麻麻烦烦地检测。因此,母乳中便也可能含了有害婴儿的物质。此外,本地所产牛奶因为饲料环节、加工环节、买卖环节等被黑心商贩恣意妄为,因此此地有钱人家专门购买岛外进口的奶粉,这样才能不让婴儿输在起跑线上。”

那人抿口酒接着道:“这岛国有个法律规定,偷带奶粉进岛的一律没收,五罐以上的判走私罪坐牢,罐数越多,刑期越长。因此这奶粉在岛内可是奇货可居啊,价格不菲!”

原来如此!唐敖心里暗道。看来这岛国故事多还真名不虚传。林之洋听了直冒冷汗,幸亏没有带奶粉下船,也亏了胖官员网开一面,此刻林之洋觉得那胖官员是那么的可敬可爱!
(待续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